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请彩金 > 正文

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3-22

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可不这么认为

2018-02-28 17:05 来源:雷锋网 机器人

原标题: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可不这么认为

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

雷锋网按,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们正在努力推动新机器时代的到来,他们要让蜷缩在工厂角落的机器们成为我们生活的日常。当然,这些机器人会换变换其他形态示人。

欢迎来到新的机器时代,各路才能迥异的科学家都能使用先进材料、廉价传感器、3D 打印和强大的电脑来助力机器人研发的脚步了。

在上一个机器周期中,创新改变了我们的工厂和仓库,不过这些机器人更适合在可控的环境中工作,大多数时间游离在公共视野之外。对哈佛和全球其他地方的研究者来说,新的目标是让机器们在“主干道”上亮相。“在科幻小说里,这样的景象我们已经耳濡目染 50 多年了。” Robert Wood 说道,他是哈佛工程和应用科学教授。“不过,这样的机器人在哪呢?”

次世代机器人肯定要广泛进入现实世界,它们不但要在森林和田地中跋涉去干重体力活,还要载着人们出行。当然,也少不了在厨房里做些家务。这可不是胡乱开脑洞的瞎猜,毕竟像亚马逊这样的零售巨头,已经开始着手用无人机送货了,而自动驾驶测试车也成了许多城市的新风景,能扫地拖地擦窗户的机器人也成了许多家庭的标配。

不过,以上这些任务只是未来机器人的常规工作,在危急时刻它们还要做些精细的工作,如灾害搜救、帮残疾人重新奔跑、修复受伤的心脏,甚至还要替人类打仗。

工程学教授 Robert Howe 就表示:“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技术,过去十年来的技术突破让我们能打造足够棒的机器人来解决现实问题了。”

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

“我们已经造了许多大家根本意想不到的机器人”

新势力推动者

哈佛最近在机器人领域的一系列动作让这潭死水重新活了起来。大学教授 George Whitesides 就提到,他在柔性机器人上的突破就与哈佛在柔性材料物理学和微观流体上的成就密切相关。

最早推动柔型机器人风潮的是日本研发人员,那还是在上世纪 90 年代。最近,Whitesides、Wood 和一些大学的创新重新让该领域动了起来,为新的设计和特性趟出了一条路,机器人不再是僵硬的齿轮和杠杆驱动的铁疙瘩了。

“通过新材料的应用,我们替换了老式控制机构。” Whitesides 说道。说这番话时,他正手握一个长得像海星的橡胶夹钳,只要充满气,它就能牢牢抓住某个物体。“如果没有新材料和新技术,老式机器人根本没有革新之日。”

研究人员的努力创造了各种天马行空的新型机器人,有些即使被车辆碾过,它们也能正常工作。此外,它们还用蠕动和爬行代替了滚动和生硬的前行。此外,这些机器人还连带促进了新制造工艺的发展,比如 3D 打印。更有趣的是,这些机器人成了《国家地理》杂志的内容生产利器,在海底收集到了大量前所未见的珊瑚。当然,创新也催生了大量新公司,新产品的商业化更是方便了包括农场、仓库和生产线在内的各行各业。

机器人进化的终极形态就是终结者吗?哈佛大学

“将创意转化成商品的过程也相当有趣。” Whitesides 说道。“机器人最先解决的问题是我意想不到的,而且整个商品化过程比我想象中要快得多。”

哈佛大学技术发展办公室的 Sam Liss 指出,类似 Soft Robotics 这样的新创公司已经能提供相对简单的机器人研发方式了。

“新创公司的结构已经相当成熟。”他说道。“仅仅几年而已,Soft Robotics、RightHand Robotics 和 Root Robotics 等公司就拔地而起了,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公司加入其中。这样的转变对哈佛也是个启示,我们不但要重视研发,各院系还要集中精力将研发成果转化成有影响力的实际产品。

哈佛机器人“势力”的野蛮生长主要靠鲍尔森工程和应用科学院,生物工程系也功不可没。教职工、学生和学会成员普遍反映,在机器人开发工具和设备上的大力投资对他们的工作影响颇深。

“对我的工作来说,这些工具实在太重要了,学生们和博士后终于有趁手的家伙了。”Wood 说道。

团队合作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